top of page
240413151820786_edited_edited_edited_edi

感恩的发展

(内藤俊史, 鷲巣奈保子,2020.8.4 最后更新 2024.5.18)

 .

 感恩是如何随着年龄而变化的感恩在生命中的每个阶段有什么意义

アンカー 1
231210145100778_edited_edited_edited_edi
アンカー 3
网站菜单 

​本节内容

  • 年龄与感恩

  • 到童期--学会 "感恩

  • 青春期--心理独立和欣赏

アンカー 8

 年龄与感恩
  我们一生都在与 "他人 "交往。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与 "他人 "的互动也在不断扩大和变化。 人们要应对每次出现的新挑战--发展挑战(埃里克森,1977 年,1980 年)。 在应对每个时期的发展挑战时,欣赏态度和行为会采取不同的形式。 
  下表 1 显示了不同时期感恩的发展表现或感恩的主题(Naito & Washizu,2019)。 

 

表 1:不同发展时期的感恩主题
--------------------------
[童年期] 学习感恩的言行及其背后的感恩理念,即感恩的目的和作用,以及感恩所涉及 的承诺。 
[青春期] 探索自己在社会和历史世界中的身份,即 "自我认同"。 他们从更广阔的角度重新审视自己一直怀有的感恩之心的意义和恰当性。
[成年]意识到自己有责任维护和发展家庭与社会,以及与下一代的联系。 从这一角度出发,感恩的对象得到了扩展。
[老年]反思人生和生命的意义。 他们将生命定位在社会、世界和自然的历史中,重新探索感恩的对象和感恩的方式。 
----------------------------

  

アンカー 2

到童期--学会 "感恩"

   这一时期感恩的主题是学习表达感恩(语言和行动)以及感恩的意义。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在童年时期就掌握了一整套新的感恩 "心理行为"。

    首先,感恩的概念是以各种智力能力和知识为前提的,如对他人动机的理解和对因果关系的认识 。 甚至在学会感恩的行为和意义之前,这些感恩的原始材料就已经开始生长。

 其次,学会感恩的行为和意义并不是在童年就能完成的。 在人的一生中,感恩会不断发展。 这就好比一场游戏,在学习了游戏规则,获得了参与游戏的资格之后,还需要技巧和能力,才能在游戏中变得更强。 

 在童年时期,人们学会了感恩的一些基本特征。

感恩的行动(语言 
 人们认为
,儿童是从简单的感恩社会常规开始学习的,比如 "收到东西时说声谢谢"。 这听起来像是简单的学习,但正如接下来介绍的在美国进行的研究所示,这并不那么容易。
 Grief 和 Gleason(1980 年)在实验室环境中观察了五岁的儿童,看他们与父母在一起时是否会发出问候和感谢的话语。 结果显示,当父母提供诱因或暗示时,86% 的儿童会说出感谢的话,但当父母不在身边时,只有 7% 的儿童会说出感谢的话。
 看来,要想在各种情况下自发地表达感激之情,所需要的学习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感恩的概念 

 通过学习感恩的规则以及感恩的目的和效果,可以完善感恩和感恩行动。
 以往的研究表明,感恩观念与年龄有关的变化如下  
幼儿期。 
 大约在小学低年级之前,儿童的感恩往往没有充分考虑到施恩者的意图或付出的负担(代价)。 这种感恩方式会让人联想到 "你为我做了什么,我就说谢谢 "等沮丧的感恩形象。 造成这种感恩方式的原因可能包括没有充分考虑到施恩者的角度。    
童年晚期 
 到了小学高年级,施恩者的意图成为决定一个人是否对其表示感谢的重要因素。 换句话说,如果施恩者是 "为了他人的利益",而不是因为规则、义务或他人的命令而施恩,那么他或她就会被认为值得感激。 这与成人的一些感恩观念是一致的。
 他们还认为,感激的程度应根据施恩者作出的牺牲(付出的代价)而有所不同。
 因此,对 "自愿给你好处,甚至付出高昂代价的人 "的感激会更强烈,关系也会更牢固。 换句话说,感恩有利于进一步加强特定的关系

   

青春期--心理独立和欣赏 

   关于青春期的时间有很多理论,但我们在这里假设它是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
 在青春期,社会世界在感知和活动方面都有所扩大。 自我和人际关系从一个更广泛的社会角度来看待。 然后,自我在社会中的地位和身份得到了探索。 青春期的这些特点对感恩的性质有重大影响。

青春期的开始--重新思考感恩的对象

   以前作为感恩对象的其他人(父母、朋友等)可能会被质疑,他们是否真的值得感恩--他们到目前为止得到的利益是否值得感恩,是否是由利他主义的意图带来的,等等。

质疑和重新评估的过程

   最初,对感恩的质疑是从一个相对狭窄和具体的角度开始的。 在某些情况下,这伴随着对父母的不信任和反叛。随着对感恩对象的重新考虑,人们也更加关注自己的反应是否与感恩相称。
 当他们意识到他们自己没有扮演一个与他们的感激对象相称的角色时,他们很可能会感到遗憾。 池田(2006)关于青少年对母亲的感激之情的研究表明,他们有一段自我责备的感激期,对母亲感到 "抱歉"。 换句话说,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对从父母那里得到的好处做出足够的回应,这被认为会产生一种 "对母亲的感激的悔恨心理状态"。  

青春期的结束
    随后,他们将进入所谓的社会,如从事某种职业,并承担独立的社会责任。
 从他人那里得到的好处被理解为与潜在的社会和历史背景有因果关系。 例如,从父母那里得到的好处被理解为与促成其行为的社会和历史背景有关,因此,感恩是为了实现更广泛的目标。
 即使感恩表面上是针对直接受益人,也可以考虑 "回馈 "给更广泛的环境。

 

成年期--对家庭和社会的责任与感恩 
 这里所说的成年是指 大约从 20多多岁 到 60 多岁之间的时期。
 Chopik、Weidmann 和 Purol(2022)对包括日本在内的 88 个国家的大规模互联网问卷调查结果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与所有国家相同的是,特质感恩倾向(感激倾向)大约从 20 多岁(25-34 岁)增加到 60 多岁(55-64 岁)。 他们发现,各国的共同点是,感恩特征,即感恩倾向,大约从 20 岁后半期(25-34 岁)增加到 60 岁前半期(55-64 岁)(Chopik, Weidmann, & Purol, 2022)。 
 这可以有多种解释:20 多岁的人是否有更多机会建立稳定的社会关系,如拥有家庭
或工作,并更多地意识到他人对其福祉的贡献?

老年期--感悟和珍惜生活

   在老年年龄的定义及其范围方面,也存在着与年龄有关的变化和文化差异。 在本节中,老年年龄被定义为大约 65 岁及以上。
   老年被认为是高度个性化的。 这是因为晚年人周围的环境和身体健康状况存在很大的个体差异。 老年早期和老年晚期以及高龄老人之间也存在差异。 在此基础上,我们想考虑老年期的总体趋势。

 
质的变化和量的保持

  根据前文引用的 Chopik 等人(2022)的分析,老年后,感恩这一特征的量变趋势不会 有太大变化。
   然而,一项针对十几岁至六十多岁的日本男性和女性的调查发现,与其他年龄组相比,六十多岁的人更懂得感恩:日常生活中的小事、自己的出生、大自然的恩赐、与生命的联系 过去与之抗争的事物、环境、健康、命运,以及对上帝或佛祖的感恩(池田Ikeda,2015)。
 人们认为,大约从 60 岁开始,虽
然感恩的特征在数量上没有变化,但感恩的对象却发生了质的变化。 此外,还可以解释为,从 60 多岁的老年初期开始,感恩就开始发生质变,因此,感恩的特征,即感恩的倾向,可能不会减少。

老年人的共同特点和发展挑战
   老年人的一个共同特点是,他们身体能够活动的范围缩小,并意识到自己寿命的极限。 Erikson(1950)提出了人一生中心理发展的八个阶段(第九个阶段最终被确定)。 在第八阶段,也就是老年阶段,人们会在社会历史背景下找到自己生命的意义,并最终承担起平静地接受死亡的任务。

世界观和人生故事
   在寻找生命意义的过程中,需要一个背景来定位自己的生命。 这个背景可以是现代物理学的宇宙观,也可以是从祖先到现在的家族史观。
   挑战在于设想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以及如何在这个世界中定位自己。 而挑战在于在这个世界中应该感恩什么。
   在这些问题上,老年学和老年心理学领域日益关注的老年超越概念具有启发性。 老年超越理论是由瑞典社会学家托恩斯塔姆提出的,用以解释老年期价值观的变化与心理调适之间的联系。 根据老年超越理论,人到老年时会从唯物主义和理性的世界观转变为更具宇宙性和超越性的世界观(这被称为老年超越),这种价值观的转变以及与之相关的心理和行为变化有助于维持和改善老年人的主观幸福感(Tornstam,2005)。  


感恩被认为包含在这一过程中。
    另一方面,对日本老年人进行的类似老年超越访谈发现,虽然存在一些共性,但他们并没有宇宙观,而是提到了现实生活中的家庭、去世的丈夫和妻子以及与祖先的联系(増井Masui,2016)。
 纵观这些研究结果,似乎很可能存在两种类型的人:一种是将自己定位在抽象世界观中的人,另一种是通过与具体的逝者的关系来定位自己与祖先和神佛世界的关系的人(Naito & Washizu, 内藤・鷲巣,2021)。 当然,还可能描绘出许多其他世界。
   相信我们需要帮助老年人构建这样的叙事。

文献 日語和英語

  • Chopik, W. J., Weidmann, R., Oh, J., & Purol, M. F. (2022). Grateful expectations: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the curvilinear association between age and gratitud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39(10), 3001-3014.

  • Emmons, R. A., & Shelton, C. M. (2002). Gratitude and the science of positive psychology. In C. R. Synder & S. J. Lopez (Eds.), Handbook of positive psychology (pp. 459–471).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Erikson, E. H. (1950). Childhood and society. NY: Norton.

  • Gleason, J. B., & Weintraub, S. (1976). The acquisition of routines in child language. Language in Society, 5(02), 129-136.

  • Greif, E. B., & Gleason, J. B. (1980). Hi, thanks, and goodbye: More routine  information. Language in Society, 9(02), 159-166. 

  • Ikeda, Y. (池田幸恭) (2006). Analysis of gratitude toward one's mother :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The Japanese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54,487-497.  日語

  •  Ikeda, Y. (池田幸恭) (2015). Developmental changes regarding objects of gratitude. The journal of Wayou wemen’s university,  55,   65-75.日語

  • Masui,Y.(増井幸恵) (2016).The overview of studies of gerotranscendence. Japanese journal of geriatrics,53,210-214.日語

  • Naito,T.(内藤俊史) (2019). Seinenkiniokeru shinritekijiritsu[Psychological independence in adolescents].The bulletin of Noma institute of education,61,238-268. 日語.  

  • Naito, T. and Washizu, N.(内藤俊史・鷲巣奈保子)(2019). Gratitude in life-span development: An overview of comparative studies between different age groups. The Journal of Behavioral Science, 14, 80-93.

  • Naito, T. and Washizu, N.(内藤俊史・鷲巣奈保子)(2021). Gratitude to family and ancestors as the source for wellbeing in Japanese. Academia Letters, Article 2436. https://doi.org/10.20935/AL2436

  • Singh, D. (2015). I've never thanked my parents for anything. The Atlantic, Jun 8. http://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5/06/thank-you-cultureindia-america/395069/ 

  •  Tornstam,L.(2005). Gerotranscendence;A developmental theory of positive aging. Springer Publishing Company, New York.

    

​  中文版本在此结束 

アンカー 4

アンカー 5

.

アンカー 10

 ​-

​-

アンカー 6

​-

bottom of page